手机访问 m.ityouku.com
当前位置: 天天故事网 > 故事汇 > 故事会 > 中篇:天不欺善(5)

中篇:天不欺善(5)

时间:2017-11-04来源:故事网 作者: 方冠晴

  如果那条短信是梅创和应友华联合搞的鬼,他俩认都不认识,又怎么联合?如果说是梅创搞的鬼,梅创也会发给一个认识的人,好让人家出来作证呀,怎么会发给不认识的人?再说了,梅创昨天对这条短信还不知情,不然的话,昨天与黄家兄弟争执时,他应该会提到这条短信呀。
  
  蒋航虽然对梅雅的死亡时间还有疑问,但他偏向于认同这条短信真是梅雅临死时发的。所以,他将这一证据也加进了卷宗,送法院了。
  
  4事情另有隐情
  
  法院接到这个案子,首先是调解。鉴于黄三强和梅雅夫妇在同一场车祸中死亡,解决问题最好的方法是:黄、梅两家作为死者的亲属,共同继承死者的财产。
  
  但这一次,轮到梅创不同意了。他有他姐后死的证据,硬气了起来。
  
  而黄家兄弟也不服软,坚持认定梅创的证据是伪造的。两家人吵得不可开交。
  
  死者尚未安息,两边的亲戚却为了财产吵得水火不容,法官也只有扼腕叹息。调解了几次,都没有效果,最后不得不择日开庭。
  
  在等待开庭的日子,黄家兄弟忙活开了。作为律师的黄二康非常清楚法院审理案子时谁主张,谁举证的原则。他要主张梅创所拥有的证据是伪造的,他就得拿得出证据,否则,空口说白话是没有用的。黄家兄弟四处走访、调查,但开庭的日子一天天地临近,他们什么证据也没找到。
  
  黄大健终于沉不住气了,跑到交警大队来找蒋航,一进门就冲蒋航跪下了,流着泪哀求:蒋科长,你救救我吧,我求你了。
  
  蒋航被黄大健的动作吓了一跳,想站起来去扶黄大健,但才欠了欠身,又坐下了。对黄家兄弟,他原来就没好印象,现在更是将对方瞧扁了。他冷冷地说:起来吧。不就是一点遗产吗,至于这样吗?
  
  黄大健还跪在地上不起来,流着泪说:这不是遗产的事,这钱不能让梅创得,不然,我死定了。
  
  蒋航皱起了眉:做人要厚道!人家梅创起初是同意与你们平分财产的,可你们,得理不让人。现在,证据在人家那一边,你还惦记着不能让梅创得到钱,你的心术呀,啧啧。
  
  黄大健说:我知道,你以为我心术不正。其实不是这回事。我弟弟其实没有什么钱,他现在的财产都是我们印柄村的乡亲们的。这钱要是被梅创得去了,乡亲们非撕了我不可!
  
  蒋航听出了点道道,拉黄大健站了起来。黄大健悔恨不已地讲了一件事——
  
  他弟弟黄三强和弟媳梅雅原来在城里做生意,是挣了一点钱,大约有200多万元。后来,他们看开矿来钱快,就花180万元买下了家乡印柄山的铁矿开采权。开采权到手后,他们手里剩下的钱本来就不多,哪知道梅雅的弟弟梅创将姐姐和姐夫手里仅剩的一点钱全偷走了。
  
  梅创其实是一个游手好闲的混混儿,整天沉溺于赌博。他在城里的地下赌场输红了眼,跑到姐姐家里,将姐姐和姐夫的存折偷了去,将折子中的48万元全部取了出来,拿到地下赌场去捞本。结果,又全输了进去不说,还欠下了高利贷。地下赌场的人天天追着他还钱,走投无路间,他又将姐姐家的房产证偷出来,押给了地下赌场。
  
  这一下,黄三强和梅雅一分钱也没有了,而原来计划用房子做抵押从银行贷款,现在因为没有房产证,抵押贷款也批不下来,到手的铁矿没法开采。他们花180万元买下的铁矿开采权只有一年期限,这一年要是不开采,那180万元也打了水漂。没办法,黄三强只得向两个哥哥借钱。黄大健是农民,手头并没什么钱,老二黄二康日子好过点,借给了他十多万元。但开矿要买设备要请人工,前期投入非常大,十多万元不过杯水车薪。
  
  最后,黄三强想到了一个主意:请家乡的人入股,合伙开这个矿。开矿是稳赚的,也算是回报家乡的父老乡亲。
  
  黄大健在印柄村人缘不错,黄三强便让大哥帮他办这件事。黄大健挨家挨户地去做乡亲们的工作,鼓动大家投钱入股。几天下来,他做通了83户人家的工作,募到了280多万元。
  
  •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,微信号:aigushi360
  • 本故事地址:http://www.ityouku.com/gushihui/2015/25547.html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