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访问 m.ityouku.com
当前位置: 天天故事网 > 故事汇 > 故事会 > 教练请客

教练请客

时间:2018-05-31来源:故事会 作者: 潘李君

现在学车是越来越难了,当教练的一个个都牛得很,学员学个车,没少受窝囊气。

教练这一批带了三个学员,分别是王洪强、陈枫和潘浩然。考完内场科目,他们就正式上路了。上路虽然是最爽的,但也是最令学员头疼的。为啥?上路意味着要请教练吃饭了,少则中午一顿,多则还要加一顿晚饭,每天的钱是“哗哗”往外流啊。

这天,11点刚过,教练就把车开到了侨联饭店,门口停着清一色的教练车。说是饭店,其实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吃店。大家干坐了几分钟后,服务生上了四菜一汤。王洪强甚是奇怪,问教练这菜没点怎么就自动上了?教练显得很得意:“这还用点吗?我们每次都来这里,早混熟了。”

教练是最后一个放下筷子的,嘴巴一抹,吩咐说:“去付钱吧!” 三个学员来到收银台前,王洪强接过单子一看,280块,顿时吓了一跳:“怎么这么贵呀?”收银员脸一沉,牛得很,意思是爱吃不吃。他们没辙,凑足钱,把钱给付了。

上车后,王洪强忍不住发起了牢骚:“教练,吃饭能不能换个地方?这里太贵了,普通小吃店的菜却是星级饭店的价钱,这不明摆着坑人吗?”另外两个也随声附和。教练说:“这一带都是这个价,‘侨联’算是便宜的了。”三个学员一听,就不好再说什么了。

第二天,到了吃饭的时间,教练又把车开到了侨联饭店。这次换了几个菜,不过还是老价格。对于王洪强来说,虽然一顿饭吃了百把块,但吃得并不香,甚至感觉吃不下。为啥?因为家里穷,高中毕业后就没再上学了,这学车的钱还是东拼西凑借来的,现在每天吃饭要花这么多钱,他很是揪心。

晚上,王洪强登陆当地的一个论坛,这才发现饭店是给教练回扣的。他顿时恍然大悟,难怪价格高得离谱,这钱多半流入了教练的口袋呀。太黑了!王洪强气得直咬牙,心想一定要治治这股歪风。他本想当面质问,可又担心教练给自己穿小鞋,所以暂时忍了下来。

从那以后,王洪强每次吃饭都保管好单子,有时还在饭店门口用手机拍起了照片。

一段时间后,三个学员总算完成了考试,三天后就可领取驾照了。教练显得很高兴,说:“晚上一起吃饭,给你们庆祝一下!”王洪强第一个响应:“应该的,晚上好好请你吃一顿,就算是谢师宴吧!”

王洪强和另外两个学友沟通好后,三个人提前来到状元楼点好了菜。席间,他们以果汁代酒,推杯换盏,相饮甚欢。王洪强带头说了许多表示感谢的话,教练听了频频点头,很是高兴。

突然,陈枫一摸口袋,惊叫一声后,说钱包丢了。大家赶紧帮忙找,可是找遍了也没找到。

过了一会儿,潘浩然的手机响了,他向大家表示歉意后,就到外面接电话去了。

潘浩然刚走不久,王洪强的手机又响了,饭店里声音嘈杂,他按了免提。电话里是一个男的声音,问他在哪里,王洪强说在状元楼吃饭,对方一听很是气愤:“你小子竟然在状元楼潇洒?妈的,你等我啊!”

不一会儿,一个男的就找到状元楼来了,二话不说,就从王洪强的口袋里搜出了钱包,拿走了仅有的200块钱。王洪强急了:“你、你怎么这样?我饭钱还没付呢。”对方没理他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了,大家都吃好放下了筷子。王洪强急了,自言自语地说:“这小子怎么还不回来?”他说着拨打了潘浩然的手机,仍在通话中。

这时,服务生过来了,问哪位结账?陈枫和王洪强面面相觑。服务生见没人回答,把目光转向年长的教练。这时王洪强又打了一遍潘浩然的手机,可还在通话中。

服务生在一边等着,王洪强急了,嗫嚅着说:“教练,你能不能……先把账结一下,我们……”

教练没辙,很不情愿地掏出了钱包。服务生说:“先生,1080块。”教练吓了一跳:“怎么这么贵呀?”服务生说:“你点的都是本店的特色菜,果汁是鲜榨的。”见教练仍在犹豫,王洪强说:“教练,我们心里有数的!”教练这才付了钱。

回去后,王洪强给教练发了一条短信:今晚让你破费了。半晌,教练回了一条:你什么意思?王洪强给教练打了个电话:“教练,说是让你破费了,其实花的还是我们的钱,个中猫腻就不用我明说了吧。”教练气得说不出话来,这才发现着了这帮小子的道。王洪强接着说:“哦,还有,状元楼是我姑父开的……”教练一听,骂骂咧咧地地挂断了电话。

第二天,王洪强把吃饭的“天价单”发到了网上,还配上饭店的照片,使昂贵的价格和邋遢的饭店形象形成了鲜明对比。为了使人一目了然,王洪强还发了几张停在饭店门口清一色的教练车照片。王洪强的举动得到众多网友的共鸣,一时跟帖不断,并很快引起媒体和交通管理部门的关注。

几天后,王洪强接到教练的电话,说他把事情闹大了,害得整个行业都在搞整顿,问他能不能把照片删了。

王洪强的语气很坚定:“你们想着法子来榨学员的钱,当初怎么就不想想我们的感受呢?”

  •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,微信号:aigushi360
  • 本故事地址:http://www.ityouku.com/gushihui/2015/26698.html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