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访问 m.ityouku.com
当前位置: 天天故事网 > 故事汇 > 故事会 > 大哥,别杀我

大哥,别杀我

时间:2018-06-14来源:故事会 作者: 秩名

  刘义来南方打工,刚下火车,就被两个骗子将身上仅有的两千块钱连哄带吓地掳走了。他盘点了一下钱包里剩下的零钱,连吃顿正经的饭都不够。刘义将仅剩的几个一元硬币攥在手里,忽然有了主意。

  刘义来到一家小杂货店,用全部的钱买了几个零散的炮仗。有人问了,有这钱不如买几个馒头吃,买炮仗有什么用?原来,在来时的火车上,刘义无聊,便翻看手机,无意中看到一个短片,是最近疯传的一个网友恶搞路人的视频,内容是这样的:恶作剧者在墙的拐角处先点燃一只炮仗,然后作惊慌失措状连连后退,直至退到路中央,进入过往路人的视线。恶搞者一边退却,一边嘴里喊着“大哥,别杀我,我错了,有话好好说”之类的告饶话,路人一般会被眼前突然出现的一幕惊住,呆立原地不敢动弹。这时,炮仗“啪”地响了,极像有人开了一枪,恶作剧者便应声倒地,作中枪状。不知情的路人往往会被吓得仓皇逃窜,形态各异。当时刘义被这个视频逗得“哈哈”大笑,万万没想到,自己现在却要利用它来讨生活了。

  那么,这视频有何利用价值呢?看片子时,刘义注意到:慌不择路的路人,经常丢盔弃甲,不是扔下车子就是丢下包,保命要紧,谁还顾得上这些身外之物啊!这给了刘义启发:这时,恶搞者完全有时间将包顺手牵羊,溜之大吉。不过网上恶搞者的目的只在搞笑,不为钱物。可是,刘义现在缺钱啊!

  刘义选择了一处墙的拐角处,等候时机。不一会儿,一个手里提包的人进入视线,从大路一头走来。刘义钻到拐角处,将早已准备好的炮仗点燃,然后模仿网络恶搞者的模样,惊慌地后退,嘴里连连喊道:“大哥,别杀我,有话好好说……”

  那人果然被惊住了,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。随着“啪”一声“枪”响,刘义应声倒地。那人吓得一个趔趄,仓皇转身而逃。估摸人走远了,刘义从地上爬起,往那人待过的地方看—地上空空如也,人家连命带包一起保住了。

  刘义赶紧转移战场。首战失利,让他多少有些沮丧。没过多久,目标又出现了,这次远远看去是两个女人,女人们爱挎包,且挎不稳,最容易随手掉落。刘义待两个女人走得距离差不多了,便点燃炮仗,重演“黑道大哥劫杀小弟”的一幕。

  两个女人被突然出现的情景吓呆了,“枪”响时,禁不住失声尖叫。其中一个将包往地上一扔,落荒而逃。趴在地上的刘义斜着眼看着那边,见包落地,心里松了一口气。谁知那女人向前跑了两步,竟然立住脚,又跑回将包捡起,再转身狂奔,刘义满心的欢喜又化成泡影。

  两次失手,使刘义对徒步行走的守财奴们不抱希望了,这次,他选择了一个骑三轮车的。一般蹬三轮的车上多少都有点东西,随便一卖就能换钱,他们总不至于搬下车上的东西扛着跑吧?

  一会儿,目标出现了,一辆电动三轮车由远及近而来。刘义点燃炮仗,故伎重演。一声“枪”响过后,刘义躺在地上装死。估摸着那人应该逃远了,刘义睁开眼睛,啊,一个黝黑的脸庞出现在他脸前!

  “黑脸膛”笑眯眯地看着他:“兄弟,你搞啥哩?”

  刘义脸红着爬起来,拍拍身上的土,尴尬地说:“我闹着玩哩。”这时他才看清“黑脸膛”是个六十来岁的老男人,身后的车上装满了纸箱塑料之类的废品。

  “黑脸膛”“嘿嘿”笑了,说:“你这个小兄弟真有意思!”

  刘义想解开心中的疑问,便问“黑脸膛”:“大爷,你不怕打枪?”

  “黑脸膛”乐了,说:“一开始有点怕,后来一想,我一个捡破烂的,和人无冤无仇,黑社会能把我怎样,还怕浪费子弹哩!”

  刘义哭笑不得,又问:“俗话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你就是不跑,也该原路返回,还敢上来查看?”

  “黑脸膛”不笑了,说:“我看你一个人躺在这里怪可怜的,心想看看情况,总得有人报警吧。”

  刘义心中微微有些感动,“黑脸膛”大爷推着车,刘义搭把手推着,两人走着聊开了。见大爷是个实诚人,刘义便对他讲了自己的遭遇,“中枪”闹剧是迫于无奈才想出的蠢招。大爷挺同情刘义,说家里还有辆三轮,不过是脚蹬的,自己以前收废品用的,如果愿意,可蹬着替家具店送货,最起码能有口吃的,等站稳脚跟再想别的办法。大爷还说他那里有间空房,自己无儿无女,靠捡破烂为生,刘义如果不嫌弃可暂时住他那儿,省得租房子了。

  刘义对“黑脸膛”大爷感激不尽,从此就住在大爷的小屋里,每天蹬三轮给人送货。

  这天,刘义替人送了趟货回来,刚拐进一个胡同口,就听有人大喊:“大哥,别杀我,有话好好说!”循着声音望去,看到一个人从横街拐角退出来,朝一个方向连连摆手告饶。刘义笑了,心想这人怕也是遇到难处了,否则不会出这损招儿。

  刘义自顾自蹬着车子往前走,那人见有人过来,仿佛遇到救星一般,迎着刘义跑来。刘义说好嘛,技术革新了,倒要看看他能出什么怪招。

  那人来到刘义跟前,不由分说跳上三轮车,嘴里说:“师傅,快,快掉头跑!”刘义愣了一下,旋即一个180度回旋,车子原地打了个转儿,那人在后面直拍刘义肩膀:“快跑,有人杀人!”刘义蹬起车子飞奔起来。

  一口气蹬了十来分钟,拐进一个背人的角落,估摸后面没人追来,刘义将车停下,大口喘着粗气。

  那人惊魂未定,抖着声音说:“谢谢师傅,谢谢师傅救命!”

  刘义一听,咦,声音咋有点耳熟?仔细一打量那人,啊,这不是在火车站骗他的骗子嘛!

  那人好像也认出了刘义,脸上有几分惶恐:“是你啊师傅……”

  刘义冷笑一声:“你们又想出什么鬼招骗人呢?”

  那人苦着脸说:“师傅,这次不是骗人啊!追我的人是我大哥,这次我交他的钱少了,他怀疑我私藏,拿起枪就要处理我!”

  刘义冷笑道:“你也有今天!”

  那人说:“你以为干我们这行容易啊?外怕条子,内怕大哥,活得哪有个人样儿!”

  刘义想笑:“那就金盆洗手!”

  那人说:“说实话,早不想干了,只是愁没有好门路。”

  刘义正色地说:“只要不犯法,不偷不抢不骗,都是好门路!”

  那人不吭声了,若有所思。

  刘义说:“你如果想走正道,我这辆三轮可以借给你用,被你们骗走钱后,我就是用这辆车养活了自己。现在,我想按照原计划去工厂学技术。”

  那人想了半天,从兜里掏出一个纸包:“给,师傅。”递给刘义纸包的同时,顺手接过了三轮车的车把。

  刘义打开纸包,里面是一沓钞票,他数了数,不多不少,刚好两千块。“哈哈,原来你真私藏钱了啊?”刘义揣起钱,不忘打趣他一句。

  那人苦着脸笑了,随后腿一跷上了车座,冲刘义一挥手:“师傅,后会有期!”

  •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,微信号:aigushi360
  • 本故事地址:http://www.ityouku.com/gushihui/2015/26886.html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