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访问 m.ityouku.com
当前位置: 天天故事网 > 侦探悬疑 > 相似的房间

相似的房间

时间:2018-07-01来源:网络 作者: 佚名

有力的证明

近日,飞鸟山地区发生了一起命案,死者叫重冈勤,是个近期频频获奖的推理小说作家。案发时间在晚上十点左右,现场一片狼藉。死者身材瘦小,全身被尼龙绳捆绑,后脑有被击打的痕迹,死因是窒息而亡,应是昏迷中被勒死的。

负责这起案件的是草木警官。警方通过走访调查,了解到重冈勤平日里不怎么交际,但有个分手很久的女朋友,叫泽村和子,是一名报告文学作家,目前也还是单身状态。

很快,草木就前往泽村和子的住处进行调查。泽村和子住在善福寺公寓大楼的七层,房间非常豪华,本人的穿戴也是一身名牌。泽村和子对于警察的到来并不意外,面对草木的询问,她满不在乎地说:首先是动机问题,我这个人,这几年已经完全成长起来了。以前我是天真幼稚,才会对重冈勤那样的人产生了兴趣,现在完全不同了,我对他一点兴趣也没有。

草木打量着房间里的装饰,没有说话。泽村和子突然问:重冈勤被杀是什么时候?

这个月一号晚上十点左右,案发现场在飞鸟山附近。

泽村和子一听,立马说:那我是完全清白的啦!前段时间我到北陆旅行时,买了一套非常名贵的茶具,有朋友说我上了当,买的是假货,所以,那天我特地请了不岑先生来帮我鉴定。您知道不岑先生吧?不岑先生是日本最富盛名的茶道大师,草木当然知道。飞鸟山和善福寺公寓之间开车至少要一个小时,如果有不岑先生作证,那泽村和子的不在场证明就无懈可击了。

从公寓大楼出来后,草木立马去了不岑先生家造访。不岑先生六十岁左右,为人谨慎。对于草木的询问,他总是先仔细忖度一番再开口。草木先跟不岑先生确认了他是否去帮泽村和子鉴定过茶具,随后又问:您是直接去了善福寺公寓大楼吗?

不,我们先在新宿的茶室碰了头,然后她开车把我接去的。

时间大概是几点钟呢?

时间嘛,在茶室里见面大概是八点半左右,路上差不多花了三十分钟,到公寓大楼应该是九点钟吧。然后,我在那里打搅了两个小时,她又开了车送我回家。

既然晚上九点到十一点泽村和子一直在公寓大楼,那就只能承认她当时确实不在案发现场了。这样想着,草木又追问:您鉴定茶具时泽村和子有没有单独出去过?

不岑先生想了想,说:有那么一次,差不多十点钟吧,泽村说威士忌喝光了,就去了附近的自动售货机,拿回来一小瓶威士忌。不过最多只有十分钟,她就回来了。出乎意料,那威士忌很好喝,泽村劝我直接喝,兑上自来水反而难喝,因为自来水里漂白粉的味道很浓。问答到此结束,草木隐隐觉得案子中还有些疑点,可不岑先生说的,已经足以证明泽村和子不在案发现场了。

相似的现场

第二天,草木开着自己的摩托车在案发现场和善福寺公寓大楼之间查看,还在善福寺公寓大楼附近的酒店来回转悠了几圈。没多久,草木的摩托车没油了,他在善福寺公寓大楼附近的加油站停下加油,趁加油的时间洗了把手,顺便喝了口水。啊,真好喝!草木突然产生了一种奇妙的灵感。

昨天,不岑先生特意提到了,水里有很浓的漂白粉味不好喝。可是刚才,他喝的水,不但没有漂白粉味,而且非常好喝!草木立即向加油站工作人员询问关于自来水的事情,工作人员骄傲地说:只有善福寺一带的水没有经过漂白粉处理,最好喝了!

离开加油站后,草木开着摩托车再次来到不岑先生家,讲了他关于自来水的疑惑,不岑先生听完也开始不解起来。他说:那真是奇怪啊!我是搞茶道的人,对水的味道特别敏感,那幢公寓大楼的水绝对不是好喝的水。”“所以,我在想,您被带去的公寓大楼和我造访过的公寓大楼,会不会是两回事呢?草木问道。

见不岑先生迷惑不解,草木又说:就是说,她在善福寺公寓之外还在另一个公寓大楼租了房间。那个房间离飞鸟山的案发现场很近,只需一两分钟就能到。假如确实如此,那么两个房间的内部装饰可能也完全相同。比如在善福寺公寓大楼里,靠窗放着咖啡色皮沙发,那么,您去的那幢大楼的房间里也靠窗摆着咖啡色皮沙发,整个安排就是这样。不岑先生有些惊讶:这样一说我想起来了,那个房间靠窗的位置确实放着咖啡色皮沙发。

  •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,微信号:aigushi360
  • 本故事地址:http://www.ityouku.com/zhentan/27070.html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